<u id="y7zeq"></u>
    <u id="y7zeq"></u>

    <source id="y7zeq"><mark id="y7zeq"><u id="y7zeq"></u></mark></source>

      <mark id="y7zeq"></mark>

      奧特萊斯企業文化

      仰望旗幟

      ——蕭百佑

        能成為奧特萊斯(中國)有限公司的一員,我倍感榮幸。

        奧萊(中國)開拓的事業是前無古人的創舉,它是為富起來的中國人創建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,是為中國政府的新政作最和諧的注解。奧萊(中國)要在未來的十五年內,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廣袤的土地上,精心打造幾十個時尚生活的城市新中心,讓人們小資地生活、創業,讓世界的成為中國的,讓中國的成為世界的,讓政府的施政理念成為百姓的生活自覺,讓百姓的生活品質成為政府的無為而治。奧萊中國人自信地把這種生活方式、生活品質、生活態度冠名為"芭蕾雨"!

        人類每次普世價值的引領,都必須地有偉大的先行者。"芭蕾雨"的先行者就是我們公司的兩位領袖——劉曉光先生和林卓延先生。世人都曾為"鋼鐵是怎樣煉成的"激動過,而我,作為兩位領袖的秘書,則是第一個親歷"芭蕾雨"從云到雨鳳凰般涅槃的護士。

        馬克思本來不認識恩格斯,《資本論》讓兩位哲學家握手四十年;毛澤東本來不認識朱德,打江山讓兩位巨人并肩半世紀;劉曉光先生本來不認識林卓延先生,是"芭蕾雨"讓兩位領袖攜手新舞臺。

        舞臺上的波瀾壯闊令人心潮澎湃,舞臺下的細節令我感動。

        劉總的時間不屬于劉總本人,而屬于他那張每周一換的被填寫得滿滿當當的"安排表"。

        人大政協"兩會"期間,全國各地的政要都想約見劉總,都想在他們的轄區下一場芭蕾雨。

        "劉總,H市市委書記希望下周一上午拜會您"。兩周前我向劉總請示。劉總習慣地掏出"安排表",推一推架在鼻梁的眼鏡,湊近了,看了又看,想了又想,然后對我說:"小蕭,你轉告書記,后天中午一點在集團會議室,談十五分鐘。"

        "劉總,如果您說的這個時間書記沒空怎么辦?"

        "那兩會期間就安排不下了,你轉告書記,這十五天里,我只剩下那十五分鐘了,請他理解。"

        我正想補充匯報一下書記約見劉總的目的時,劉總已轉身走進會議室,會議室里,十多人在等著劉總講話。

        看到我無助的眼神,跟了劉總十多年的郁紅秘書微笑著對我說:"蕭,劉總今晚22:45分到22:50分之間有五分鐘的空隙,你可以在三號會議室門外守著,劉總一出來你就趕緊匯報,否則就會被其他老總搶先了。"

        三個月前,海南萬寧的海灘會議剛結束,時針指向21點40分。劉總的房間坐滿了公司高管,大家集體向劉總匯報公司在萬寧的項目進展。劉總的講話從來"快、準、狠",向劉總匯報工作可不敢不精神集中。然而,那天大家無論如何集中不起精神,大家的眼神都不約而同地在傳遞一個同樣的信號:不匯報工作了!

        在此我要強調的是,不是大家沒準備好,相反,大家都準備得很充分,也不是大家疲勞了,大家都精神抖擻,躍躍欲試。

        走進劉總房間時,大家的心都被一個特別的人物給收攏了,這個特別的人物正在為劉總把脈問診。

        劉總半躺在沙發上,看到自己的愛將們一個個欲言又止,半開玩笑半批評地說:"怎么都變啞巴了,你們沒病過嗎?"

        匯報會進行了近三個小時,最后被感動的是那位穿白大褂的醫生:"啊,我終于知道什么叫芭蕾雨了,芭蕾雨是一種精神。"

        今年春節前,公司年度總結會上,劉總用一首詩給全體員工描繪了芭蕾雨的美好愿景"塑造國際機制,利于中國一極!"正當大家陶醉在未來的藍圖中,劉總突然戛然而止,說了一句再樸實不過的話,讓全體員工熱淚盈眶。

        "小蕭,給我準備一碗清湯面,我三分鐘后要趕往機場,我要前往瑞士參加達沃斯論壇。"

        劉總吃面條的那三分鐘,我呆若木雞地坐在領袖的身旁,我目眩耳鳴,我恨自己,我怎么就不懂得為首長準備好一份可口些的午餐呢?

        這三分鐘,夠我參悟兩世!

        如果說劉總的行程安排表的每一秒都化成了我們芭蕾雨事業的雨點,那么,林主席灑下的每一滴心血都是為了把我們的生活滋潤成高貴的芭蕾。

        "人生的目標應該是讓大家的夢變成現實!"五年前,林主席在天安門城樓金水橋旁輕輕地對我說了這一句培根式的話。

       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無夢主義者。自己無夢,便不知別人何夢。五年來追隨林主席的實踐,讓我與夢漸行漸近,終于今日明了,夢就是日有所思。林主席五年前就想把大家日思夜夢的生活方式送給大家。

        牛頓被無心的蘋果砸開了腦門,就給人類歷史恒定了萬有之基,愛迪生被田雞腿蹭了一下,便點亮了人類文明的智慧之光……天才總有天才的奇遇,林主席的奇遇是什么呢?是什么激發他給中國經濟帶來一場可持續的芭蕾雨呢?

        "中國要可持續發展,就必須把60%的農民變成居民。"就是這一穿越時空的鷹斷好比毛主席以《湖南農民運動報告》為音準而發出"農村包圍城市"的獅吼,林主席站在農民進城浪潮起于青萍之末的潮頭指點江山……十億農民進城而衍生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學、醫、商、游、樂、購、養等需求的總和將是一幅怎樣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啊!

        一對80后的青年夫婦把愛巢筑在交通便利環境優美的郊外,山外有山,水中有水。早晨,夫妻倆早飯后邊散步邊把孩子送進名校,手拖手來到中心花園耍一套陳氏太極拳,擦干薄汗,吻別分手,各自哼一小夜曲上班。中午,丈夫約上三五知己吃風味,妻子到約定的SPA店做水療。晚上,一家三口到新型街市買好雞魚酒菜,拐兩個彎穿過林蔭小路到湖邊的老丈人家為丈母娘祝壽。周末先到對面山坡的會所泡個溫泉,然后到私家博物館看青銅器展覽,再到世界名牌折扣店用五分之一的價格買套世界頂級品牌的西服。但見蝴蝶飛,不聞汽笛鳴……

        這種后田園生活已經不是夢,林主席五年前的那句話已然兌現。可夢與現實之間的故事又有多少為人所知呢?
      就讓我用一生珍藏這些故事吧!

      2011/3/27
      北京至香港的空中巴士

      Copyright © 2010
     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To-Dream
      管色情列表